当前位置:欧洲杯网上投注 > 风俗习惯 > 李供奉 王维,两位同年为啥老死形同陌路?

李供奉 王维,两位同年为啥老死形同陌路?

文章作者:风俗习惯 上传时间:2019-10-12

提起唐诗,很多人少说也都能背出几首,无论是最简单最直白的诗,或者是晦涩难懂但是意境很美的诗,都是唐朝时期的特产。而唐朝的诗人们,处于同一时期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些许往来,这些也就体现在他们的诗作中。但是,有两个人却是很奇特,一个是诗仙李白,另一个是诗佛王维,这两个人名气都很大,也同处于一个时代,有相交的朋友圈,但是偏偏没什么来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李白王维,两人都是唐朝诗人中的翘楚,而且生在同一时代,李白与孟浩然,与杜甫之间互相唱和的诗句至今还有流传,为什么与王维似乎毫无交集?

那段时间,李白在长安混得很不好,整天喝酒玩乐发牢骚。什么“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啦,什么“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啦,一天到晚叫着喊着行路难。

诗仙李白生于701年,死在762年,诗佛王维生在701年,死在761年,两个人几乎是生活在同一个时间段。可奇怪的是,这一仙一佛好像根本没有交集过,李白的诗里面从来没有提到过王维,王维的诗里面也没有李白的任何信息,这是咋回事?

李白与杜甫算是学长与学弟,偶像与粉丝 的关系(杜甫在生前并不被追捧,盛名起于死后);但是与王维却是同年出生,死的时间也只差了一年,还有共同的好友孟浩然,且有同时在长安为官的经历,那为什么两者似乎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留下来的诗句中也无一字关联?

天宝元年,李白的机会终于来临,然后“帝赐食,亲为调羹,有诏供奉翰林”《新唐书 李白传》,于是,压抑许久的他,终于等来了属于他的时刻,可以“仰天大笑出门去”,并笑道“我辈岂是蓬蒿人?”

首先这件事不太正常。王维在公元721年就进士及第入了仕途,比李白早的多的多。李白742年入长安侍奉翰林的时候,王维正在长安担任左补阙,可以说两人是同朝为官。而且两人当时都是名动天下的诗人,不可能不知道对方。

有人就很奇怪,当时的诗人之间都会互相打CALL,就算不见面,也可以互写书信,做忘形之交,那么为什么李白王维两个同年生于武则天长安元年的诗坛双子星座,却毫无交往?

这一年,他四十二岁,离他初入长安,已经过去了十二年。

唐代的诗会、诗舍这种社团跟现在的大学校园差不多,遍地开花,经常搞活动,李白、王维不可能不去参加,也不可能一次都碰不着面。唐代上流社会的宴会也很多,诗人是席间的重要角色,两个人也不可能一次都碰不上。

第一,我猜两者肯定见过,就算不情愿,也应该在京城的某个饭局中同席而坐,更何况还有孟浩然这个共同好友的尽力撮合,应酬的诗句也许写过,但没有留存下来。李白在唐代诗人当中,算是诗歌存世量比较大的。但是也有学者认为大概只相当于他生前所作诗歌的1/10左右。王维留下来的更少,所以如果两个人有唱和往来,而来往的诗歌量不是很大的话,那么散佚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上一期我们说,这一切还得从一个女人说起。

杜甫和李白、王维分别都是好朋友,孟浩然和李白、王维也分别都是好朋友,互相都有诗文唱和。在这样的朋友圈里,李白和王维不可能没有交往的契机。

第二个原因,际遇不同,性格不同。在仕途上说,王维要幸运的多,十五岁时,王就自家乡远渡黄河来到了长安,并少年得志,开元19年就中了进士,而李白进第一次进长安,已经三十岁了。王维虽然中间因为黄狮子舞事件被贬官,但总的来说仕途要比李白要顺利的多。当官当的早,而且当的久,自然也对李白这种狂放不羁的性格会看不惯,就像现在当公务员当久了的人,自然会慢慢的把夹着尾巴做人当做一种自然形态,何况王维信佛,有洁癖,更会对李白急于做官急于炒作自己的行为不齿。一些在王维眼里根本不入流小官,李白却一上来就热烈狂拍马屁,这也不能怪李白,小地方来的一个小“长漂”,第一次看见京城长安的花花世界,能不激动么?但是在王维看来,这种行为真的有点不上路。

那女人是个道士,法号无上真。——能取这样一个法号的女道士,想必也不是什么普通女道士。

以上分析只说明了一点:就是李白和王维属于相遇不相交,谁也不愿搭理谁。盛唐时期文学的两大巨人就像是两条平行线,始终没有任何交集。

王摩诘是什么人?与玉真公主(玄宗的同母妹)谈笑风生的唐朝第一帅锅啊,高层人物中也有他的粉丝,像李白这种刚到京城的底层人物,是无法理解王维的世界的,就算经由人介绍,终于有机会拜见玉真公主,但是真不凑巧,王维帅哥也来了,玉真当然就把李白给晾一边去了。

她当然不是,做道士之前,她有个俗名,叫做李持盈。她有一个同父同母的哥哥,唤做李隆基。——对的,她就是玄宗的妹妹,玉真公主。

为什么会这样呢?史书里没有这方面的任何注解,笔者只能按照自己的认知,试着解读一二:

别馆苦雨

秋坐金张馆,繁阴昼不开。空烟迷雨色,萧飒望中来。

翳翳昏垫苦,沉沉忧恨催。清秋何以慰,白酒盈吾杯。

吟咏思管乐,此人已成灰。独酌聊自勉,谁贵经纶才。

弹剑谢公子,无鱼良可哀。

---李白《玉真公主别馆苦雨赠卫尉张卿二首》

相比中国古代的其他朝代,唐朝的文化相当自由开放,而女道士的身份就更复杂了。现在我们知道的唐代最有名的女道士是鱼玄机,历史上她的名声很不好,说她“淫佚”啦,”嫉妒“啦,后来还因妒杀绿翘而被处死。

其一,是性格碰撞惹得祸。李白和王维是两个性格迥异的牛人。李白是“仰天大笑出门去,吾辈岂是蓬蒿人”,潇洒狂放,恣意张扬,自信狂傲。王维则是少年得志,十五岁就入京打拼,进士及第,诗歌和音乐才华名动京师,但性格内敛,淡然自守,孤傲自赏。这样两个都有傲气、一个张扬一个内敛的人,如果不注意交往方式,很容易碰出不和谐音。王维可能觉得李白不过是一“靠博帝王笑”为业的御用文人,狂什么狂!李白也可能觉得王维自命清高、自命不凡,你不搭理我,我还懒得搭理你呢!

李白同学苦等,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只此就与王维结下梁子也不是不可能。

而至于玉真公主,我们大概知道的是,她对宫廷斗争没什么兴趣,以修道为名,过着比较自由的生活。喜欢与道士文人来往,开辟有玉真别馆、玉真观、安国观等住所。在那里,她举办过不少的沙龙,接待过不少的文人雅士。这其中,就有李白。

其二,是文人相轻的老毛病。这点跟两个人的创作风格有直接关联。王维是山水田园诗的代表大家,“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诗中有禅”,怎么看自己的诗都比李白的意蕴深远,实在搞不懂李的名声为啥这样大!李白估计更看不上王维那点田园调调,还动不动把佛理引到诗里,你是作诗呀还是讲禅呀?就这点小情调的诗还能和我PK?说到这,真挺替杜甫、孟浩然为难的,跟李白在一起时可不能提摩诘的新作,在王维那里也不能说太白的诗歌,这相处得够别扭的!

李白入京的时候,也不过是个翰林学士,而那时候的翰林学士是陪皇上玩儿的,根本不是受重视的官职。而王维那个时候是左补阙。 而且从性格上来说,李白洒脱不羁,自由奔放。王维比较内敛,尤其是中年以后喜好佛法,而且还有严重的洁癖,你要知道有洁癖的人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不大愿意社交。看见李白一边左拥右抱胡姬,一边大碗喝酒的样子,更是要大翻白眼了。

图片 1

其三,可能跟一美女有关。这一美女就是唐玄宗的妹妹玉真公主。王维与玉真公主结识较早,当年才貌双全的王维进京不久,凭着演奏一曲《郁轮袍》,深得公主芳心,继而成为公主的裙下之臣。后来,王维私自娶妻后被贬出京城。妻子去世后,王维独居三十年没有续娶,跟玉真公主保持着情人的关系。

李白在长安总共呆了也就是三年左右的时间,后来就因为竞选中书舍人失败而黯然离开了长安。

李白第一次见到玉真公主,是他三十岁的那一年。那一年夏天,他拜谒宰相张说,并结识其子张垍。大概因为这样的原因,他见到了玉真公主,并得以寓居于她位于终南山的玉真别馆。

随着李白诗名大噪,玉真公主也非常喜欢李白的诗,特别是李白给她写的《玉真仙人词》,用“鸣天鼓”“腾双龙”“弄电行云”等词句,把玉真公主写得像九天玄女一般浪漫,比王维那篇《奉和圣制幸玉真公主山庄因题石壁十韵之作应制》表达得更为浪漫、更为洒脱,也更得公主欢心。有这样的比较,估计王维心里会很不痛快,对李白不会有什么好印象。而且李白进京后与玉真公主交往很多,王维可能感受到了公主的冷落,自然把埋怨落到了李白身上,两人更不会有什么交往了。

到了安史之乱爆发后,李白在南方,后来还因为参与了永王麟叛乱,而被流放。而王维则因为接受了叛军官职,在长安被收复之后遭到了弹劾。幸亏他的弟弟竭力营救才免于一死,从此以后变得更加的消沉。这个时候两人恐怕就更没有什么交往的可能。

那一年,玉真公主三十九岁。我们并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但很明显,李白在玉真别馆并不受欢迎。即便在玉真公主面前,他也曾祭出了他了不起的拍马功夫,将其比作天上的神仙:“玉真之仙人,时往太华峰……几时入少室,王母应相逢。”(李白《玉真仙人词》)

现在看,中国历史上同时代的诗仙和诗佛没有什么交集,应该是文学史上的一大遗憾。否则“仙佛”诗词唱和,互相应答,中国文学宝库里就会多一些奇珍异宝。

李白王维,唐朝诗坛的双子星,如果细说其生平,更不知道要写几百万字,就此草草一略的蘸谈,也算是对自己好奇心的一个交代。

但玉真公主对此好像没什么回应,于是李白深感挫败,他一边看着玉真别馆的凄风苦雨,一边给朋友写诗诉苦——“……独酌聊自勉,谁贵经纶才。弹剑谢公子,无鱼良可哀。”诗的名字,叫做《玉真公主别馆苦雨赠卫尉张卿二首》。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图片 2

这里的“卫尉张卿”,就是前文所说的宰相张说之子张垍,而所谓的“弹剑谢公子,无鱼良可哀”,则用了孟尝君门客冯谖弹铗的典故。《史记·孟尝君列传》记载:冯谖往见孟尝君而不得重用,于是弹剑而歌:“长铗归来乎,食无鱼。”而后得到了孟尝君的青睐。

简单来说,李白初见玉真公主之时,以为自己有幸接触到权利的核心,并很希望以此为跳板而得到重用。但从现在能找到的资料看,玉真公主没有给他任何回应。

于是,接下来的很长时间,他相对潦倒,满腹牢骚而作的《行路难》,就是在那之后的事情。

本文由欧洲杯网上投注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李供奉 王维,两位同年为啥老死形同陌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