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欧洲杯网上投注 > 减肥 > 中医不纯 其行亦难

中医不纯 其行亦难

文章作者:减肥 上传时间:2020-04-03

走进新时代,中医当如何发展?这是一个争论了百年而至今未了的课题。当下中医发展的现状告诉我们,中医发展之路仍然是一条探索之路,在对很多重大问题的认识上中医学界仍然没有得到统一,仍然在实践中一步一步地摸索。

中医与西医的区别,绝不是地域的区别,也不是古代与现代、先进与落后的区别,而是方法论不同而形成的不同学术体系。西医在结构的基础上研究功能,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其科学观是还原论指导的,物理、化学知识很自然地进入其学术体系之内。中医学在脏腑解剖“实有其物”、人体功能“升降出入”大体不错的基础上,建立的都是关系论、调节论,应用的是复杂性问题的研究方法,主要是对于客观事物性质的描述,是相对概念。比如,六淫与六气的区别、药物寒与热的差异、血气的正常流通与瘀滞、水液与痰湿的转化等等,都是相对概念和性质描述,难以定量界定。所以,还原论的物理、化学等知识很难进入中医学的领域。

方法论层面的两难选择

中医学以人体自我恢复能力为依据,强调“辨证论治”,主张治疗未病,都是重视“苗头”的做法,就像中医学贡献给人类的“人痘疫苗”一样,在方法论上是非常先进的。只是,长期以来人们把辨证论治隶属于西医的疾病概念之下,束缚中医手脚,以为其太随意、太灵活,法律也不采信“辨证论治”,因此,在科学观上,人们信奉的还是还原论,而不是以人为本的中医学的方法。

科学方法论是关于科学一般研究方法的理论,探索方法的一般结构,阐述它们的发展趋势和方向以及科学研究中各种方法的相互关系问题。中医的特殊性表现于因东西方文化差异带来的对自然规律认识的思维差异。中医承袭了中国文化的象思维方式,注重对人宏观层面变化的把握,突出表现为细节的模糊性与过程的简单或缺失。而这恰恰与现代科学的要求相去甚远,不能完全满足现代科学的基本特征,因而导致了近代以来中医学术界关于“中医科学与否”的不休论争。

用西医的理论指导中医临床,在某些情况下是“有害的误导”。比如,预防非典型性肺炎的时候,大家都服汤药。西医问:“你这汤药是根据什么开的?有何作用?”有人说:“我这中药汤液,可以提高免疫力,可以抗病毒。”这种解释目前很盛行,但是,经不住科学考问。因此,西医发问了:“你抗的是什么病毒?新型的冠状病毒,你以前见过吗?有数据吗?”显然没有。没有就说,不是先验论吗?即使有了数据,还要进一步接受考问:“你用什么抗病毒?为什么是复方,而不是一味药?为什么是一味药,而不是一种成分?”显然,中医的汤药只是临床有效,各种有根据的实验数据一时拿不出来,因此,在科学的考问面前,即使中医有效果,也逃脱不了“败诉”的“科学指控”。坚持以西医理论指导中药的使用,就必须立即停止中药汤药的运用!因为,按照化学分析的金标准来看,“临时组合的中药汤剂”的有效性、安全性都是未知数,必须先进实验室后进入临床,否则就是“不人道地拿人做试验”,这就是反中医人士一贯的论调。

中医是科学的,因为它确实既有疗效,又有理论指导。但是中医的说理也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它的一些重要原理必须通过现代科学的阐释才能得到理论的深化和完善,才能从古代科学水平走向现代科学水平。而建立在象思维基础上的中医理论与认识,又基本不适合用支撑现代科学的还原论思维方法作为研究的指导,不能完全照搬西医研究的理论与方法。

中医不纯,从学术上看,历来就不纯。中医理论里的气、阴阳、五行等等,都是借来的概念。张仲景、孙思邈、叶天士等历代中医大家都主张博览群书,兼采众家。但是,必须是以我为主,吸收有益的知识。

中医的科学实践也同样呈现出了两难选择的局面:一方面是现代派中医正在走的开拓创新之路,大胆借用现代科学的理论与方法,对中医的重要理论原理进行着现代科学的探索,欲从现代科学的角度揭示中医的科学本质。从国家对中医一些重大科研项目的立项与投入上不难看出对中医进行现代研究的决心与力度。

那么,临床上中医的西化是怎么形成的?首先,是科技观、价值观误导了人们的就医理念,使人们看不到中医学的优秀特质,因而远离中医。其次是中医人员在西医疾病观的误导下,不够自信,造成技术萎缩,治疗疾病的能力下降,临床水平滑脱,不得不借助西医技术。再就是价值观的误导,简便廉验的中医特色被不规范的医疗市场驱逐。谁喜欢不赚钱的简便廉验?谁能靠简便廉验维持医院的运转?针灸、拔罐、小夹板在医院里被视为不受欢迎的角色,中医院不要中医学生而大量引进西医生源,不就是一切以经济为中心的医疗市场误导造成的吗?

而另一方面,传统派中医则始终坚持中医与现代科学“不可通约”论,认为两种截然不同的思维方法不可能走向统一。特别是一些中医重大问题的研究长久得不到进展,使之更加坚信中医与现代科学的融合是南辕北辙,不可能走到一起。

再有,中医的丸散膏丹,在古代是那么容易创造,而现在一律按西药管理,研制费用高昂,中医专家也难再创制新药。把中医创新的手脚捆绑起来,如何创新?六味地黄丸治疗哪一种西医的疾病?能够超越与之对照的西药吗?今后还能产生类似的“只对证而不治病”的中成药吗?对证能通过新药审查吗?

系统论乎?还原论乎?出现在中医面前的是科学方法论的两难选择。于是在学术研究的导向上,也只能是既要强调中西医的不同,坚持中医理论的指导,又要提倡用现代科学手段对中医进行研究。

中医不纯,无奈的选择,无奈的尴尬,也是使中医事业萎缩的重要原因。可惜不少人正乐此不疲地大声说:“这是时代的需要!”

医疗方式的重新比较

本文由欧洲杯网上投注发布于减肥,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医不纯 其行亦难

关键词: